<track id="BMYxjXC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BMYxjXC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BMYxjXC"></track>

        1. 【高清在线无码观影】提供免费看片,免费看片qq,免费看片神器下载,免费看色片,免费看美剧的网站,免费看片视频,免费看芈月传,免费看面具

          首页 >  久草在线影院 正文

          著名作家李敖去世,如何评价他的一生?

          juzi 1970-01-01 08:00:00 久草在线影院 2259℃

          轶闻

          李敖的爱好是欣赏日本成人影片,观赏的AV女优为小泽圆。

          李敖的父亲李怀心,是出生北京大学的资深学者,也是台中一中的资深教师,李怀心过世时,李敖到灵堂,不呜咽,谢绝三跪九叩,也不烧纸钱、念佛经。李敖面对着来致意的包含台中市长、议长等两千多位宾客,李敖板着脸,也不答礼。父亲的鄢姓同事,悠扬劝告:“你读书明理,按古礼,不能这样干。”李敖答:“按古礼?按《易经》是‘丧期无数’;按《墨子》是母亲要殉葬;按《礼记》是父亲不能火葬……今天我要真行古礼,不得了。”鄢姓老学究无言以对,但李敖这种反对礼法的行动激起了众怒,长辈们逼他去磕头,但他依然不理会。

          李敖年青时曾被胡适批驳,文学水准不够,作文章时又爱“借题施展”;但李敖于《李敖快意恩仇录》书中反举出,胡适早年也应用考证《红楼梦》同样做“借题施展”之举。

          李敖自嘲自己的文章被公民党查禁,沦落到黑市贩售,有的版本的封面还被印上了裸女图,以刺激销量。“但有的不让出版,流入了黑市,和黄书一起卖,所以,看我书的人也有色情狂。”说着,他亮出了其中一本《李敖千秋评论丛书》,只见封面上是个裸体女人,“他们看到封面就买了,买回去才直喊受骗。”

          李敖是著名的政治犯,故在狱中被制止看报纸,但他为了得知外界的资讯,向管理员请求看报。该管理员观赏李敖的文采,愿意冒险帮他,但要李敖写诗相赠,李敖于是写下了新诗《无私奇缘》,向管理员交流报纸,这首新诗后来在许瀚君谱曲之后,成为有名的民歌。

          郭冠英表现,2003年7月24日,他发明公民党政府在暗害刘江南之前,原来想先杀李敖,后因白景瑞的饭局转杀江南了,他有这事情的证据,想跟李敖“敲笔钱”,李敖要他把事情原委说出,最后“他说不值一文钱,仅请了我喝果汁一杯”。李还说他是大预言家,早说过江南是代他而逝世。当天是韩战五十周年,他说江南案对他是韩战,插进来转变了命运。又如孔明在峡谷中设伏,射逝世了张郃,叫降卒回报司马懿曰:吾本欲射马,误中一獐。

          李敖在2013年4月1日愚人节曾爆出乌龙逝世讯,但随后证实该日逝世去的是其好友陈文茜的一条狗,该狗名为“李敖大哥大”。

          李敖曾公开爆料,曾收到中国公民党籍立法院院长王金平私下的新台币两百万元现金,并提出自己赠与超过市价新台币两百万元的名画给王。

          李敖与艺人小S闹官司时,以小S邀请他上《康熙来了》五次,作为撤销告知之条件,并宣称要帮《康熙来了》冲收视率。然而因收视率并没有晋升,成果只来了该节目两次。

          李敖著作《北京法源寺》报载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时,他表现:“那基本不算什么,世界上任何一所大学的文学教授和语言学教授都有提名资历,瑞典学院每年都会收到数百个提名,但最终还是要看被提名的小说到底怎么样。”但在未获评审青睐后,他改口提到:“在历史上,诺贝尔奖的颁发经常不公平,托尔斯泰没有当选是遗憾,毫无资历的赛珍珠当选是错选。而且,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历来不给中国人文学奖,不承认语言隔阂的原因,只认定我们没有世界级的作品,这是有成见的。”

          李敖剖析自己与鲁迅的不同:“我以为鲁迅并不差,但是在大陆被过火高估,鲁迅《阿Q正传》和《中国小说史略》,都是非常好的书。鲁迅的小说不差,可是鲁迅的杂文不好。第一,受日语的文法影响太多,也有一种文言文转过来的感到,不够成熟。文字别扭。第二,他杂文里面的情感太多,真正的材料并不多。你看我骂人王八蛋的时候,可是骨子里还是证据。鲁迅只有骂了王八蛋而已。拿我和鲁迅相比的人,这个人没有提高!因为时期变了,我们的文章比他们写得好,我们其实比他们有勇气,我们没有藏在租界里;还有,我到逝世也没拿公民党的钱啊!他还拿公民党的钱,中央研讨院的钱一直在拿,蔡元培给他部署的。鲁迅敢骂日本人吗?他从来不敢骂日本人。鲁迅是个相当圆滑的绍兴师爷,跟我们不一样。”

          戏仿李敖的艺人唐从圣,往往模拟他说:“我是李巨匠,你警惕我告你喔。”有一次,唐从圣遇到李敖,很恭顺地向他致意,说:“我是从从,唐从圣,时常模拟您,不好意思,今天终于初次会晤。”李敖笑着说:“第一次在电视台,下次就在法院。”。唐从圣大笑。后来,李敖自动开唐从圣玩笑,“你明知我最讨厌陈水扁,又模拟我,又模拟陈水扁,害我跟他穿上同一条内裤了”唐从圣轻松叙述此段故事。

          李敖曾经在国会中大放催泪弹,也曾公开展现其随身携带的小刀、电击棒,说是怕有人暗害他。

          以上来自维基百科

          Tags: